花5万多文眉文唇“开运” 合肥一女子遭遇“美容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1:47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。 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:

  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。

   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新安晚报或安徽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讯美容一下眉毛和嘴唇,命运就不同了?近期,合肥22岁的小美(化名)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,她就遭遇了这样的“美容套路”。 “美容店简单帮我处理了一下眉毛和嘴唇,我的5万多就没了!”她苦恼地说。 “去年1月份,我在街头偶然进到新华国际广场商之都一家名叫‘可诺丹婷’的美容美体店,店里有个‘大师’说我的眉毛、嘴唇影响运程,要调运。 ”小美说,“结果两个美容下来,我花了5万多。

   ”后来,小美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自己被套路了。

   小美的遭遇到底是怎么回事?连日来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展开了调查。 女子讲述:下班路上免费进店体验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见到小美时,她特意让记者看了一下她的眉毛,“你看这眉毛就像用修眉刀随便修过的吧?”小美说,“就这简单的操作要了我2万多元,差不过是我几个月的收入。 ”小美说,2019年1月份,她下班回家,路过新华国际广场的时候,被一个男的拦下来了。

   “这个男的跟我说,现在有肩颈护理的活动,你要不要体验一下?我当时想,体验又不花钱,就跟他进了新华国际广场商之都一家名叫‘可诺丹婷’的美容美体店。 ”小美说,“他让我坐椅子上让按摩师按,按摩师跟我说了好多按摩的好处,还说现在有个很划算的活动,98块钱的卡包括了好几项几百块的项目。 我是想拒绝的,但是按摩师一直在那里说,我最终选择掏钱了。

   ”小美说,她花了98元办了这张按摩卡之后,偶尔抽空去这家美容店,打算把这张卡消费完。 “哪里知道,等98元的按摩卡用完后,工作人员就开始给我推销美容项目了。 ”小美说,“有天我在做按摩,按摩师说店里来老师了,可以让她给我看看身体,调整一下身材会更匀称,我就答应了。

   老师过来,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,说我肚子胀气、宫寒、骨骼变形、下焦寒等,随后就暗示说,他们店里的塑形内衣,可以改变自己的身形,变苗条,内置磁疗石带加热的可以有效治疗宫寒。

   她进一步说,这种内衣是特殊材料制成的,咖啡面料,红外线打底,不但能排毒防癌,还能丰胸!”小美说,听了这些,在当年4月份,她连续买了内衣、连体衣,“最便宜的一款是580元。

   ”“大师”说要文眉开运“到了6月份,美容店工作人员跟我说,店里来了一个‘首席’大师,大师能帮忙看人的面相,她建议我去拜访一下。 我答应了,可店员联系之后跟我说,不能立刻见,要在特定的时刻才能进店里大师的房间。

   ”小美说,当时她一下子来了兴趣。 等到店员说的特定时刻,她进入房间见到了“大师”。

   “‘大师’先看了我的面相,随后让我随意写了几个数字,她就跟我说,按照我的面相和我写的数字来看,我的面相不好,运势不好,眉毛是倒霉没精神;财运也不太好,眉毛上缺贵人帮,需要调整眉毛来开运。

   那时不知怎么的,我全相信了,当问文眉开运的钱要多少,‘大师’跟我说,按照我写的数字来,这样运势会更好。

   结果当时给我定的这项美容费用是21868!我没那么多钱,当时只能首付一笔钱,余下的慢慢还。

   美容完了之后,工作人员还叮嘱我不能对外宣扬钱的事情,否则就不灵了。 ”小美说,做完文眉美容之后,去年6月份,她又在美容店遇到了一个“大师”。 “‘大师’跟我说我的嘴唇下垂,命相较苦。 她建议我做一个嘴唇的美容,让嘴唇微笑起来。

   ”小美说,“出于女人的虚荣心,我都相信了。 这项美容也是在美容店里做的,花了我三万多。 ”小美说,除了做了两次大项目,她还在美容店里买美容产品。 “可是,做了文眉文唇开运,我发现我的运气并没有好起来。 我做的项目没了,合伙人也走了。

   ”小美说,从去年1月份到今年1月份,她在这家美容店里已经花了7万多元。

   维权之路:新店一度表示与老店无关小美说,今年1月初,她再次到新华国际广场商之都的可诺丹婷店,发现这家店已经大门紧锁。 “一直联系我的店员跟我说,新华国际商之都的店面关停了,所有员工也全部来到大溪地的店面工作。

   如果我去美容,他们继续在大溪地这家店为我服务。 ”小美说,她几经周折找到大溪地的这家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,总觉得越来越不对劲,决定和对方交涉这个事情。

   “大溪地的‘可诺丹婷’美容美体店跟我说,我是在新华国际广场商之都的店消费的,这跟大溪地店没有关系。

   ”小美说。

   在记者采访中,合肥市蜀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接到小美的投诉后,他们展开了调查,他们发现新华国际商之都的涉事店和大溪地的店都是“可诺丹婷”的个体加盟店。

   但随后市场监管局的调查人员发现,两家“可诺丹婷”门店的法人代表,都是同一个人。

   在市场监管局的协调下,大溪地的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的法人代表委托了一名代表,出面与小美进行沟通。

   “可是,这家美容店的法人代表一直没有露面。 ”小美说。

   门店回应:可退余款,不接受退全款新华国际广场商之都“可诺丹婷”店关闭后,大溪地的店面为什么在市场监管局介入之前,要拒绝买单?小美说的“文眉文唇能开运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昨日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联系到了大溪地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与小美协调的这名代表。

   昨天,大溪地的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的这名代表表示,美容店的高层没有说过“文眉文唇能开运”的话,“有可能是底下的销售员工不注意说的。 如果查到,该处罚就处罚。 ”该代表说,对于此事,涉事的店长已经被开除了。

   对于小美在讨说法的时候,大溪地的店面为什么在市场监管部门介入之前,拒绝为已经关闭的新华国际广场商之都“可诺丹婷”店的消费买单?面对这一问题,该代表说,两家店面的法人代表的确是同一个人,但其在店面里占的股份份额不等,所以大溪地的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一度的确不同意为商之都的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买单。 而在市场监管部门的介入下,大溪地“可诺丹婷”美容美体店同意与小美进行协调。 该代表称,目前的关键在于,他们不能接受小美关于退全款的要求。

   该代表说,他们能接受的是,继续替小美做完余下的项目,或者把剩余的钱退给小美。 合肥市蜀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对此事,他们还在进一步协调。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向凯□相关新闻轻信“文眉文唇能开运”,女子前后花了20多万元据报道,合肥市消费者陈女士从2015年年底,在合肥市利辛路18号上城国际新城新界超市附近的“可诺丹婷”美容店接受美容服务。

   两年时间,陈女士通过刷信用卡和网络贷款,在该店共花去了20万余元。 该店以风水大师“开运”为由,就让她花费了近10万元做了文眉文唇项目。

   最终,欠了信用卡和网贷共计10多万元的陈女士回想起自己在该店的消费经历,幡然醒悟。 于是,她联系店员,想要退掉刚买的“熏蒸”项目,遭对方拒绝。

   陈女士向辖区的市场监管部门投诉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